<em id="1h3j5"><nobr id="1h3j5"><nobr id="1h3j5"></nobr></nobr></em>

    <address id="1h3j5"></address>

        <address id="1h3j5"></address><address id="1h3j5"><nobr id="1h3j5"><menuitem id="1h3j5"></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1h3j5"></address>

          什么樣的絲綢藝術品具有拍賣的價值?
          發布時間:2019-02-20 16:21:43

          46日下午3點,一場以“絲綢藝術市場新動態、新發現、新平臺”為主題的論壇在“絲綢蘇州2018”展會的論壇活動區舉辦。

          由蘇州絲綢行業協會、蘇州騫騰絲綢展覽有限公司主辦,御鳳藝術協辦。


          本次活動邀請了國內眾多知名的藝術品藏家與絲綢技藝大師,包括知名注冊拍賣師、拍賣市場觀察員季濤,來自北京的收藏家代表李雨來,蘇州刺繡博物館館長童益進,蘇州絲綢博物館副館長、絲綢修復專家王晨及絲綢織造技藝大師李德喜等人作為嘉賓。

          蘇州絲綢行業協會各會員單位代表均受邀參與,主持人Linda來自御鳳藝術,是《當代藝術大師緙絲項目》的發起人,同時也是成都《經緯展》的策展人。論壇的主旨是想通過專家們的廣泛交流,研究拍賣市場上絲綢文化藝術品的未來發展方向,并探討“什么樣的絲綢藝術品具有收藏拍賣價值”,為將來舉辦“絲綢藝術品專場拍賣”做準備。

          在兩點多的時候,論壇區就迎來了一批珍貴的絲綢藝術收藏品,分別是刺繡-仿明代露香園顧繡《九鹿圖》,刺繡-顧文霞版《姑蘇繁華圖》,妝花-清道光年間《天衣無縫蟒袍料》,織繡-唐代紫紅羅地蹙(cù) 金繡《法門寺佛祖真身舍利供養衣物》復制品,緙絲-御鳳《當代大師緙絲系列--丁乙》。

          我們通常觀看藝術收藏品都是通過博物館的玻璃櫥窗,像這樣子近距離接觸藝術品的情況尤為難得。為了讓參與論壇的觀眾更直觀地理解絲綢藝術品,我們特地請這些藝術品的收藏家親自護送寶貝來到現場,在展示的同時由絲綢博物館王館長、刺繡博物館童館長及絲綢織造李德喜大師為我們進行講解:它們有怎樣的歷史,它們通過什么技術織造,它們為什么能被稱為是絲織藝術品?

          我們通??赡軙z綢藝術品存在誤區,認為只有年代久遠的“古物”才具有收藏價值,但實際上,與其他出土文物如金銀器、銅器等不同,絲綢藝術品存在其特殊的評價體系,像是故事性、唯一性和較高工藝價值都可以成為我們評價一件絲綢藝術品的收藏價值的重要依據。正如拍賣師季濤在論壇活動中指出:“比起看到做舊的,現代所復制的古代絲織品,我更愿意看到一些水準高的新品?!?/span>

          本次論壇一方面選擇一些有故事性、唯一性、有很高工藝價值的絲綢藝術品蒞臨現場,給觀眾和業界從業人員建立起方向性標準,另一方面也探索是否可以用國際高端藝術品公認的交易方法——拍賣來作為絲綢藝術品的市場渠道。

          蘇州作為絲綢故里,具有天然的優勢,有一大批精美的絲綢藝術品和收藏家,通常藝術收藏所擔心的情況是收藏家和市場分布在兩個地方,資源鏈之間形成了斷層,而顯然蘇州不存在這樣的顧慮。目前蘇州所缺少的就是一個專業的平臺——用于高端絲綢藝術品的交易平臺,這也正是我們此次活動我們邀請藏家、拍賣專家、策展人、工藝美術大師等人匯聚一堂的原因,希望在不久以后我們能對這個問題做出滿意的解答。

          以下是本次論壇展示的藏品

          敬請欣賞、品鑒

          刺繡-仿明代露香園顧繡《九鹿圖》 明代"露香園”為顧繡之鼻祖,為中國以繡代畫之典范。顧繡代表人物“韓希孟”的作品在明代已經是一繡難求。董其昌曾為顧繡提字“師益詫嘆,以為非人力也”。顧繡的針跡之細密平滑,配色筆意之細微復雜也成為當今國際各大美術和博物館除藝術緙絲畫外,主要的絲綢藝術收藏品。


          刺繡-顧文霞版《姑蘇繁華圖》 顧文霞是蘇繡國家級非遺傳承人、蘇州刺繡研究所所長(1978-1984)和蘇州刺繡藝術館首任館長(1986-2001)。作品用傳統蘇繡技藝演繹書畫的意境,以國家一級文物清乾隆二十四年徐揚繪制的《姑蘇繁華圖》為底本,繡出了蘇繡史上最長的佳作《姑蘇繁華圖》。作品后續有顧文霞大師刺繡的題跋,只此一幅。蘇州傳統的貳拾多種針法充分運用在上千個人物,上萬件建筑物及靜物,景物上。

          妝花-清道光年間《天衣無縫蟒袍料》 明清兩代的蘇州織造府承擔了為北京宮廷提供“上用”的絲綢面料及用于賞賜的絲綢藝術品。在三大織造中,蘇州織造和宮廷聯系最為緊密。故宮收藏織繡的一大半,來自于蘇作。此件藏品為1999年前后從英國拍賣行回流至國內,應是從清末外流到國外?!皧y花”(用挖梭工藝完成的彩色提花絲織物)也為云錦中的最難的一種工藝。此件藏品,品相完好,構圖準確,色彩典雅,做工精良。難得的是有織造官英誠(清道光年間)的落款。

          織繡-唐代紫紅羅地蹙(cù) 金繡《法門寺佛祖真身舍利供養衣物》復制品 五件法門寺的蹙金繡,包括衣、裙、袈裟、案裙、坐墊,代表了盛唐時期織繡的最高技藝,同時也是絲綢藝術和佛教結緣的具體事例。這組織繡為真身舍利外裹之物,表達女帝用自己服飾賜予佛寺以達到以身供養的愿望。而其中的袈裟和拜墊則是供給寺中高僧之用。蹙金繡為流行在唐代貴族和皇室中的刺繡方式,具體為用捻緊的金線刺繡,使紋樣密實而形態優美。石榴紅多經互絞花羅織物則是當時貴族中夏季流行面料。此組織繡品,工藝難度大,圖案極其精美。難得的是由中國織繡專家王亞蓉和中國絲綢技藝大師李德喜歷時三年復制完成,并由五位中國頂尖的織繡專家認定復制評審意見,具有一定的唯一性。

          精彩還將繼續,拍賣可以作為一個長久命題,我們也將持續期待挖掘更多精美的絲綢高端藝術品。



          上篇:展會預告 | 絲綢蘇州2021展覽會即將開幕,來感受絲綢魅力吧!

          下篇:

          亲亲的时候伸舌头,欧美性色生活片天天看,白丝超短裙自慰喷水爆白浆

            <em id="1h3j5"><nobr id="1h3j5"><nobr id="1h3j5"></nobr></nobr></em>

            <address id="1h3j5"></address>

                <address id="1h3j5"></address><address id="1h3j5"><nobr id="1h3j5"><menuitem id="1h3j5"></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1h3j5"></address>